芬兰教育更新对教育的普遍认知

芬兰在国家教育排行榜上的多次成功,意味着在教育这件事上,美国人还是需要补课。

 

虽然守旧理念传输了“什么是教育的基本模型“并且被不断复制, 而现在,芬兰学校的设计看来是无法复制的。
芬兰的教学一直在提升改变中,更加灵活开放的学习空间,学科之间的融会贯通,不同年级之间界限也越来越小。
建于2014年的Kastelli学校和社区中心,位于奥卢芬兰,可以为1500名的儿童服务。 这是在过去几年里芬兰开放式教学试点的100多所学校之一。

 

作为一个联合学校和社区中心,主要用途是教育小孩和少年的,同时Kastelli也为成人提供锻炼,健身的场所。
建筑师事务所lahdelma & mahlamäki自行设计的走道和庭院为年幼的儿童提供了更广泛,更加适合儿童的交流区域。学校的内部由长长的走廊组成,让学生们相互交融。

 

Reino Tapaninen,在芬兰教育部的首席建筑师,最近告诉citylab:巧妙的设计使空间变得过于嘈杂。
他说:“有很多软椅子、大垫子、摇椅、沙发,还有可以移动的墙和隔板,你可以躲在里面进行讨论。”。
这对美国的学校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这意味着教师可以自由地教授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一套固定的课程。
1美国,人们把教师职业视为职业选择之一。而在芬兰,教师和医生或律师一样被视为白领工人。他们大多数都持有高级学位,而且薪水很高。

 

2在美国,教学更接近工作。教师不多,但校长、家长和学生对他们施加巨大压力。
芬兰教师所享受的那种自由源于北欧文化从一开始就赋予他们的内在信念,而这正是美国教师所缺乏的信念。
在Kastelli,学习的结果是学科和年级之间广泛的合作。

 

虽然芬兰学生仍在学习传统的科学、数学和文学课程,但近年来,芬兰已经在推动不同学科的融合。
生物课上的学生可能和数学课上的同学合并,以研究每一门课与另一门课的重叠方式。

 

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不同年龄的孩子身上:一个第五年级的历史课可以和一个第七年级的科学班一起学习,建立团队精神,完成一个联合项目。

 

就教育而言,芬兰一直是最具创新精神的国家之一,原因就在于‘’研究。
David Lubinski, Vanderbilt心理学和人类发展学教授,在青少年的青春世界的研究中发现,灵活性是培养学生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必须要有灵活性,”他在2014告诉新闻周刊。这就是我要给老师们的信息。”
在美国,学校倾向研究;家长忽略孩子们认为正确的真实感受,在芬兰,心态是完全相反的。
实验并不总是会成功。孩子们在这样一个自由分组方式可能阻碍一些孩子的成绩,但芬兰教育在这方面做不同尝试。

 

“实际的学习情况有很多变化,”Tapaninen告诉citylab,“学校、教师可以决定在一个月或一周的开始,甚至在学校的一天的开始。”

 

为了让美国复制芬兰设计学校的创新方法,换句话说,它必须首先与它的优先事项作斗争。
美国重视在标准化考试中的科学、数学和阅读成绩,很少关注早期教育和艺术。类似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被相对轻视。

 

研究表明,解决这些差异是建立具有更智能形式的学校的先导。

在线咨询

专家团队

  • 陈祥胜
    chen@studyadviser.com
    021—5169 6230
  • 潘宁
    ning@studyadviser.com
    021—5169 6230
  • 陈光
    guang@studyadviser.com